DSC04454.JPG  

圖:横浜 山下公園

 

在法官、雙方當事人就座後就開始了當日的審理。

 

審判流程

 

  1. 冒頭陳述
  2. 起訴狀陳述
  3. 被告默秘權(緘默權)告知
  4. 認罪與否之詢問
  5. 檢察官陳述犯罪事實
  6. 辯護人陳述
  7. 當庭訊問被告 1) 檢察官訊問 2)法官訊問
  8. 檢察官意見陳述
  9. 辯護人意見陳述
  10. 被告最後陳述
  11. 諭示宣判的時間

 

這次旁聽的案件是一個竊盜案件,被告生於昭和20年,無職,無住所。於平成23年(西元2011年)430日,在鐮倉的一間雜貨屋的倉庫裡面未經過主人同意便拿走共計價值770日幣的一瓶果汁及一瓶啤酒。之後被被害人店主親眼目睹犯案過程,並當場以現行犯逮捕並移送法辦。該被告時常住在公園或是鐮倉的墓園,當法官問他為什麼住在墓園的時候,他回答「因為墓園裡面有供品和酒可以喝。」

 

本案事實明確,被告也不否認犯行,因此成為重點的便是,被告犯下這個罪行的時候,正在「執行猶予」中。執行猶予是一個日本量罪科刑的方法,很類似我們的緩刑制度但並不完全相同。假設被宣判實刑一年半的被告,法官考量他犯行輕微或是願意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就會設一個期間讓他回到社會改過自新,若是在這個期間中他沒有再觸犯任何其他罪名,就不會執行他的實刑。但若是在這段時間中又犯了,則不僅可能失去執行猶予的資格,更可能將前面的罪刑與這個新案件合併一起執行。

 

本案的被告有很多項竊盜的前科,而且上一件案子才宣判執行猶予沒多久,馬上又犯了這個案子。此外還有一件案子被判罰金20萬円。因此本案中,這件事情便成為焦點。態度很親切的辯護人在詢問被告時問了很多問題(很像堂本兄弟的一問一答),對被告的訊問中一直問說對於自己在執行猶予中的事情有沒有印象、知不知道,並且問說他是不是剛好路過那邊,並不是去找找看「有什麼可偷的」。後來我們都覺得在訴訟技巧上辯護人是想強調被告並不是明知自己在執行猶予中而故犯、並不是計畫中,並爭取再一次的執行猶予判決的可能。另一方面,檢察官問問題就稍微犀利一點(但整體來說仍算親切,不是會嚇到被告的那種),當然也是繞著明明在執行猶予中卻做了這個行為的問題上,並且質疑被告對於犯行那天的事記得一清二楚,為何僅僅忘記了自己還在執行猶予中的事。最後檢察官基於再犯可能性高求刑一年六個月,辯護人則主張被告誠心悔過而請求再度的執行猶予判決。

 

整個開庭歷時約50分鐘,因為是一個案情單純、爭點清晰的案件,所以進行得較快(但台灣這種案件據說都15分鐘內搞定,可能是採用的制度不同所致)。檢察官在陳述的時候有用兩邊的螢幕播放證據照片(但在我隔天旁聽的裁判員事件集團強姦案時並沒有使用這兩個螢幕),速度也很穩定。法庭氣氛不會讓人感到緊繃,但顯然看得出被告很害怕。雖然我至今看過的被告並不多,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通的特點:面對這麼多雙眼睛,他們選擇的是低頭進入自己的世界,不去看現場的任何一個人(除了正在問他問題的法官)。

 

值得注意的是,辯護人對被告全程使用敬體(です、ます),法官雖然也使用敬體,但是聽得出沒有辯護人慎重,而檢察官則是使用常體。日本的社會從他們說話所採用的語體和措辭以及稱呼就可以判斷說話者雙方是什麼關係、或是說話者對聽話者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與態度。這點我覺得十分值得玩味。但是從法官對被告說話用敬體、被告手銬在審判時被解下這兩點,可以知道的是,被告在法庭上有受到該有的尊重。

 

最後是我自己一點小小的看法。來日本這一年中,看最多的是日本的繁華和美麗,可是走進横浜裁判所,那扇門隔開了外面美麗的摩天輪、港口、夜景、史蹟,裡面呈現的是活生生的社會黑暗面。再怎麼樣進步的國家和落後的國家,都會有同樣的事情發生。今天這位被告,年事已高,沒有工作、沒有住所、沒有錢、沒有東西吃,每天流浪在神奈川的街頭,從他第一次伸手偷東西,就是不斷重複著法院的進出。法官能做什麼?法官能送給他一個判決。罰金?想也知道他絕對繳不出錢來。執行猶予?就算讓他回到了社會,帶著前科的一個老頭在日本這樣的社會絕對不用期待能夠找到工作。最後,或許只有把他送進監獄,並樂觀地想至少他在裡面還不用愁三餐。出獄以後呢?有很高的機會持續著他不偷東西就無法溫飽的人生,並且在不斷進出法院之中結束他的餘生。第一眼看見他,坦白地說,我沒有想要制裁他罪行的慾望,就算從我的手裡將他定罪了,我也不會有絲毫的成就感。只有滿滿的同情。

 

法院及法律都有它的極限,但我們要問的是,今天是誰讓這個人的人生走到這一步?他自己當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最大的責任,但是他的家人呢?有家人理論上不應讓這樣的老者流落街頭。社會呢?是什麼樣的就業環境逼使他走到這一步?國家呢?國家能夠做些什麼來拯救這些人?重要的不是把犯人送進監獄,而是犯人走出監獄之後的事。偏偏這些事情,最容易受到忽略。

 

透過旁聽一個法庭的審判,除了能更瞭解日本社會的黑暗面、日本司法的運作、日本人民對於司法的熱衷,也能令人思考更多問題。

在日本或是來觀光的朋友們,如果想要有個不同的體驗,不妨隨時走進法庭裡,體會一下開庭那種緊張的感覺吧!

會收穫滿滿的!

創作者介紹

ペンの指す方向

babywula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phdqr
  • 我很難理解:
    日本A片氾濫,舉世皆知
    內容甚至比社會犯罪還不堪
    他們認為那是"藝術"
    而法院卻要把那些強姦犯判刑
    ??
  • 我倒覺得不會耶
    A片是A片 現實世界是現實世界
    A片表現得再怎麼不堪 都是你付錢我辦事 你情我願的
    強姦之所以可惡不是在性行為本身
    而是在違反對方意願下侵犯他人身體給他人帶來的恐怖與創傷

    如果要用這個東西來比喻
    那柯南金田一不是也一天到晚殺人事件?
    那難道不用把那些殺人犯判刑嗎

    再說
    日本A片氾濫頂多只能說是增加性犯罪的可能性或是其民族性的特徵之一
    但並不代表他們認同裡面的各種行為
    你太認真了

    最後
    真的有人認為A片是"藝術"嗎?

    babywulala 於 2011/07/09 17:01 回覆

  • yphdqr
  • A片是日本影視藝術(網頁搜尋),合法的打馬賽克
    不過我個人倒不認為~只覺得很"刺激"
    我也知道強姦犯的可惡!(強烈贊同"腐刑")

    只是對最近一則日本新聞的延伸聯想:
    "日本A片經記人往福島災區物色婦女加入A片市場"
    這不犯法吧!你付錢我辦事 你情我願 而且可以改善經濟
    不知道日本有沒有"性交易防制法"?
    嫖客買春私娼:你情我願 你付錢我辦事
    拜託喔!警察會抓的

    我相信很多拍A片的婦女剛開始是生活所逼,她們可不一定"願"
    卻導致許多崇拜時尚女孩缺錢加入(有點類似"入娼")
    打馬賽克可解碼~用法律的角度,那叫"性侵犯"
    這跟強姦犯有什麼差別?
    A片商就叫"教唆強姦"囉!
  • 你描述的場景使我想到日劇司法八人組
  • 寫得真好,希望以後還可以看到這樣的網誌。
  • niji
  • 受益良多!!
    想到第一次進法院旁聽已經是大一的事了......
    很同意你說的:最重要的是犯人走出監獄後的事
    也覺得在監獄中的再社會化跟再教育非常的重要
    只是現實中看到的好像都是失敗的居多
    犯人出獄後很高機率都會再犯,這點真的讓人很難過
  • natsuki
  • 我之前有看過大野智上過類似的法律節目?也是講到關於旁聽的樣子...
    因為聽不太懂所以看了一半就放棄了

    不過看到你寫的很詳細覺得又多了解了一些!!
    很寶貴的經驗呢!
    (台灣要排隊抽旁聽證也是阿扁要開庭等的熱門案件XD)

    總覺得很無奈
    看到多少次犯罪者出獄後很多再度犯罪
    大都是...社會的觀感讓他們無法重新作人
    當然也不少是根本沒有改過

    到底是判的不夠重?還是禍害遺千年?
    被害者求的又是什麼...
    台灣的司法制度已經給人一種"有錢的人就算是有罪也會變沒罪"
    有時還真的只能求老天有眼~期望奇蹟發生~

    當然法官跟檢察官的責任很重~
    不過整體台灣的編法制度似乎就是有問題(雖然知道不可避免的)
    就算判了罪又如何?
    被害人得不到幫助一直痛苦著 被告反而過的逍遙自在
    這樣的事也是時有所聞

    不知道其他國家是怎樣的呢...
    也或許台灣還不算太糟(笑)

    台灣也可以自由登記旁聽嗎?
    看來可以去查一查...真的是不錯的經驗
    也可以訓練自己警惕自己不要犯罪XD

    感謝分享噢^^



  • q31s6o1
  • ♀日﹍韓美﹋女看光◎光□,歐〇爸歐﹉爸☆喊不♂停◎>>有~無○碼的﹂喔﹋:goo.gl/jcgUun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